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繼華博客覓天下摯友

心我我心......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赤峰随笔;  

2017-06-18 16:51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赤峰随笔;

七律《赤峰》

一山飞峙内蒙中,跃上葱茏满地红 另眼五洲看现代,热风吹雨更从容。 云横万里飞鹰在,傲视天间来往行。 独领风骚几百载,邹门锦绣振兴荣。

北国的黑土地生机盎然,五月的兰西晴空万里,本月17号我踏上了去赤峰的里程。我自中午时分参加完亲家家母的葬礼,匆匆打点行装,14点时分踏上了哈尔滨的行程。先到香房车站,本想把今天的火车票退掉,但服务窗口不给退,我也只能认了呵呵,来这我也没心情去遛弯,我哪也没去就在这等着德雷来了。本次赤峰之行是我们原来预约好了的,17号在赤峰集聚的,但我这突发点状况,故才推迟了一天,真的有点不好意思。随之车票也就作废了。下午四点多德雷来了,吃了点饭后就近找了个旅馆住下。次日早630分的列车,向着赤峰爬行而去。坐了14个多小时终于到了赤峰站,这时存瑞来接我了,我也就直接去了饭店,(邹本孝,邹积禄,邹继宽,德志夫妇,继霞大姐,德明,存瑞等),席间认识了几位本家,辈长的就是本孝叔了,在酒席间谈起了筹划邹家酒的事宜,大家都很热衷,也探讨了很多的事情,席罢德海,德怀我们去了宾馆住宿。第二天吃完饭我们就去了本孝叔的公司了,边喝茶边聊天,后来本孝叔让德新和德志一起去了他要做酒窖的地,又去了这里个人藏酒处看了看,总体还是不错的,回来后大家坐在一起聊了,在那里我们就建邹氏酒馆的事情进行勾通,还设订了一个构想。中午大家一起去了饭店,参加人员也不少,大家都很开心,由于德志有事急着回去,我和继禄二哥一起由德新驾车一起向喀左而去。路上我们商议先去羊角沟,因为德祥单位有事抽不出身,这次没有去赤峰。我们一起过去找他好了。晚上19.30到了羊角沟,德祥还在陪单位客人喝酒没有下桌呢。可是,他已经安排好饭店并通知了立峰爷和几个宗亲在等着我们了。一会儿,已经喝了一场的德祥携内姊带着酒懵来了,大家喝酒唠嗑,其乐融融啊。酒足饭饱之后我们一行赶到县城大城子住宿。19日早晨德怀安排我们喝了当地的羊汤,又看了当地特产——紫砂壶、杯,感觉不错,我看了看也梃好的也买了两个。只因为德志的三道合山庄有事忙着回去。我们就分开了,我还是随着德新的车一起回敖汉吧。在回来的路上,我们找到了义成功邹本君家,老爷子81了,留着长胡子,很有邹家人的风范,因为老邹家好多老人都留着长胡子,好有亲切感。老人家年轻时是皮匠,因为有手艺,走南闯北,到过很多地方,也知道许多宗亲本家也很见谈。可是太具体的事情就说不明白了,包括他自己的老祖宗,只知道叫邹希泰,是居字辈的父亲,而居字辈的是什么名字,就不知道了。他提到老祖宗是从山东过来哥8个;提到了朝阳铁沟、羊草沟、白塔子、凌源、建昌等等地名。但是,自己究竟是哪个支系的,就说不清楚了。感觉是与喀左的宗亲有渊源,可是居字辈以前的,也就是12世祖的名讳是邹希泰,按德新说这个名字又感觉和一百倾地家堂上的老祖宗字辈吻合(这个家堂上的老祖宗是2世祖经公之后),但是,究竟是哪支?没有佐证。中午,老人家的儿子吉庭让我们在家吃饭,并找来了在当地做老师的德友作陪。爷几个唠的热火,就连坐在炕上的老太太也是笑眯眯的看着我们,这就是我们家族人、这也就是亲情。我们从这德新开车直奔下一站!

羊草沟我来了:

塞外青山山外山,羊草沟绵绵相绵,先人离家二百载,奈何得依归故源。

羊草沟我来了,羊草沟村是坐落在一个沟壑纵横的小山凹里,我们一行三人驱车延着山路,行进尽一个多小时,才到目地的。

五月的春风拂过车窗,山峦起伏的美景尽收眼底,但我们无暇去领略那自然的盛况,专心于狭窄的沟壑路上。一路走来不停的问路,还是走错了几遭,蜿蜒的小路有时让人心惊肉跳,不过还好司机有这个水准,车从高处直刺小村的尽头。车停下来后,左首边房门前坐着一个老头,德新问起了家里的事情(他是积字辈的哥哥),然后他带着我们去了不远的门前,人们正在哪没事闲聊。 很早以前我和德新就想过来看看,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,心情是说不出的愉悦,我知道一支人,可他们就是找不到家堂了。所以,我们这次来就是再寻访一下。因为我家的家堂里面就记载着这支人,他们也知道在200多年前,从山东老家来了哥5个,这里是其中的一个老祖宗的后人。映入我们眼前的都是老人和中年妇女,搭讪后知道都是一家我们说起了往事、家堂、祖坟,人们很激动,可就是找不着地,因为他们不知道老祖宗的名讳,祖茔没有墓碑,时间到有久了没人能说清楚。在这里也随着社会的发展,这里也在不段的进步,年轻人都出去打拼了,村子里的人越来越少,何矣言语间发现人群里有一个上衣兜插着一支笔的人,穿着鸭蛋青色的衬衫,一条藏蓝色的裤子,带着一副近视眼镜,非常的帅气,也很谦和,他一名老师邹积阳。这回我们找着可以依托的人了,就是他了。德新把带着的谱续拿出来,我让他把家谱抄下来,再按照家谱名字把村子里的宗亲世袭传承都接续上,积阳答应他可以做这个事了我们都彼此皆大欢喜,此次也可以说是不虚此行了,接下来就是给宗亲们拍照,宗亲们说,把那个碾子照下来吧是啊,这个物件已经少见了就是在这个远离公路,交通不便利的山沟里,老祖宗在几百年前来到这里,繁衍生息,养育了许许多多我们的邹后代,现在年轻人都走了,出去创业赚钱光耀门楣了,留下来的都是老人和中年妇女,他(她)们还这份家园。合影间我看到了一位夫人,手里拿着一个拐棍,她也是我们家的一位伟大的母亲,也正在无怨无悔的守候,在这里我仿佛看到 了我们家的过去,也看到了沧海桑田的大浪淘沙。就是这样过不了几年,们都会随着儿孙远他乡过去的聚族而居的代也渐渐去。而家族乃至家谱会永久的记录这里的一切,这里也将是分居各地宗亲们的回忆了。我仰望天空羊草沟我来了。说话间天已黑,我们还得赶紧往山外走啊,我们和亲人们告了别,踏上了回赤峰的归途我们本打算是回敖汉旗的,但中途德新接个电话说家里有点事,我们就取消了去敖汉的行程,故而,傍晚时分我们一行三人回到了赤峰,这时存瑞在饭店接排了一桌,喝了点酒后我就去了德新住了,继禄二哥去了德研哪了。早上我和德新吃了早餐后去了要建窖酒的地看看,距离赤峰市有10多公里,也是一个小山凹里,地理位置还不错,就是远点了。中午找了邹吉龙,他接排我和德新吃了午饭,又说到建一个网站的事情,他找德文具体办理这个事,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。从那出来后我俩又去了红山石商城看看,晚上继芬请我俩涮火锅,素芹也在场也聊天,其中还有一位女士是继芬分司的辅导老师,总体还不错,几天下来感慨良多,晚上我坐赤峰至大庆的火车,次日下午至家,参加了邹德天的婚礼晚宴,一切安好!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